轉瞬間,飯糰就離開我一天多了。

因為太過疲累,我連續睡了12小時,醒來時,其他四隻一如往常,等我醒來才開始活動。

而飯糰的籠子裡,只有骨灰罐,靜靜的待在牠的專屬睡袋上。

那是我只要一放下去,牠就會跳上去的柔軟睡床。站在普通腳踏墊上,應該是很不舒服的吧。

 

昨天下午,我就帶牠去火化了。

是單獨火化,因為我想把牠帶回家。

臨出門,我對牠說,這是我最後一次帶你出門了。

火化前,最後一次捧住牠瘦小的身軀,就好像打開了開關,眼淚停不下來。

以後,不能再抱著你了,真的很難想像。

最後,火燃起,我轉身。以為自己會很冷靜,卻是心痛如絞。

 

那裏的狗狗很乖很可愛也很有趣,彷彿聞到我身上其他動物的氣味,對我十分有興趣。

(你們一定聞不出來有幾種動物的味道吧?呵呵。)

狗兒們有大有小,一起圍過來,帶著笑意看著我。

那一瞬,我以為牠們是要關心我來著,便忍不住又哭了。

誰知道,後來有一隻狗狗叼著不屬於牠的糖果跑掉了,我一愣,只好去把糖果追回來。

吃下去就不好了,對吧?

 

骨灰罐不大,那裏的人卻建議我換成更小的骨灰盒,因為她說老鼠的骨灰很少,裝在骨灰罐裡面,

看起來只有薄薄一層而已。還說前兩天也有一隻老鼠來火化,就是這樣。

我問她,也是天竺鼠嗎?她說,不是天竺鼠,可是比你的老鼠小一點點而已。

我想來想去,還真想不出來那隻是什麼品種....

是你太瘦小了嗎?讓別人以為天竺鼠就這麼一丁點大?

想到你以前有現在的兩倍大,我又.....

 

頭蓋骨很小,骨灰十分少,但也沒有那位阿姨說得那麼誇張嘛。

一起回家吧,寶貝。

 

我依然自以為很冷靜,但伴隨著哭太久造成的頭疼,我想這大概不是冷靜,是木然。

雖然我天生懶惰,但還是十分不習慣,不必幫牠做飯,不必隔幾小時就把牠抓起來餵的生活。

或許過幾天就會好很多吧。

創作者介紹

一粒沙的動物園

cleliza0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