因為最近要搬家了,不得不開始整理飯糰的遺物。

說起來還真丟臉,自從牠離開,本來買來要給牠做食物的東西,不論是攪拌刀或是新鮮蔬果,我再也不想碰一下。

那些廚具、保鮮盒等等,我就放在那邊積灰塵。蔬果則是放到壞掉也不想清理。

 

然而,剛剛我只是把攪拌器拿起來擦擦灰塵準備收起來,居然就無預警地大哭起來。

我以為我沒有那麼難過了。我不是笑著過每一天的嗎?我不是在飯糰火化後幾乎沒再哭過嗎?

人的情感還真是難捉摸,特別是我這種怪人。

 

然後我猛然想起,直到今天,飯糰已經走了整整三個月了。

三個月前,我坐在書桌前抱著牠哭泣不止,衛生紙團在我面前高高堆起。

三個月後也一樣,只是牠已變為一捧骨灰。

 

其實我一點也不冷靜,其實我一直在逃避,其實我在死亡面前只是個幼稚鬼。

其實,我真的好想牠。

碰仔總是我行我素不理我,米漿膽小如鼠一驚一乍,滾滾傲嬌無比動不動就咬我,小光乖得不像兔子但還是不喜歡我。

所以我對飯糰最偏心。

但是....已經沒有但是了。

 

大聲質問一罐骨灰說自己為何大哭,聽起來很可笑,真的是....是我會做的事。

明明不想再哭的,明明以為自己不會再哭的,沒想到如此不堪一擊阿。

這樣牠怎麼會走得安穩呢....?真是可恥的飼主。

其實最我行我素的,一直只有我自己而已吧。

什麼時候,可以變得不再這麼任性呢?

創作者介紹

一粒沙的動物園

cleliza0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